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开在颠簸的土路上,阳光透过土路旁边枝叶的缝隙,照进车窗内,照在把头靠在窗边一张清秀地男孩的脸上,男孩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连帽卫衣,戴着一副纯白的耳机,闭着眼睛独自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开车的是个中年男人,又黑又瘦,深凹的眼窝里隐藏着无尽的疲惫,他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身后的男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子默啊!别难过,我托人打听了,就你的那个私立高中,他前年高考拿了我们全市的第五名,也挺好的……”

  子默没有说话,他闭着眼睛,往事却犹如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着……

  中考失利,平时成绩还不错的男孩一所高中都没有考上,子默家境不好,市里公办高中择校费根本拿不起,选来选去,最后只能选择了这所乡下民办高中。

  子默清楚父亲只是安慰他,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三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他现在的分数根本没权利选学校,应该说是,有学校肯收他就不错了,还得多交一笔择校费,不甘和懊恼充斥着子默的内心。

  中年男人继续缓缓说着:“子默啊!你去了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和同学们处好关系,你从小到大没有自己生活过,一定要学着照顾好自己。”

  “爸,你别说了。”子默睁开了眼睛,纯净的眼神犹如一汪清澈的泉水,“我都知道了。”说完子默转过头看向窗外,一点眼泪落在脏兮兮的坐垫上。

  虽然很不甘心,但既然没办法改变,那就努力去接受它吧!子默咬了咬牙。

  车不知开了多久,一路的颠簸使的子默感到一阵恶心,他摇下车窗,乡村里清新的空气使他舒服了很多,他看着飞速向后驶去的树木,用力呼吸着,感受着这份清新,不管怎样,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了,要先从适应这里的空气开始。

  目的地终于到了,子默下了车,强烈的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睛,这时已经是中午了。

  子默的爸爸下车后,伸了伸懒腰,就打开后备箱,帮助子默把行李从车上搬到地下,然后扛起一个鼓鼓的编织袋,子默拉着行李箱,爷俩就这样一前一后朝学校走去。

  乡下的学校感觉有着一派田园风格,白色的栅栏就像是是一朵朵好看的栀子花。

  子默打量着那个黑色铁门,应该是刚刷的漆,看上去挺新的,在太阳下黑的发亮,紫色的牵牛花绕着铁门扶摇直上,在风中微微招手,乡下的学校虽然没有城市学校现代化,但是看上去唯美而又亲切。

  走进校门,子默爸爸寄存了行李,然后找一个老师打听到了行政处。

  “您好,请问在这里办入学吗?”

  “是的,请进来吧!资料都带全了吗?”

  “带全了带全了……”

  子默爸爸去办入学手续了,子默环绕着这件办公室,不大,比自己中学时老师的办公室要简约一点,但是也更加空旷和整洁。

  手续很快就办完了,临走时,子默送到爸爸校门口,看着爸爸的身影远去,他感觉鼻子一阵发酸,爸爸回过头来,子默连忙把头转过去。

  “好好听老师的话,有事打电话。”子默爸爸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因为他的眼圈也红了。

  子默回到行政处,等待分班安排,因为老师们还在上课,所以没人顾得上子默,所以子默就百无聊赖地呆在行政办公室里,他随手抄起一本杂志翻看着,他翻看到了一页,一张照片立即吸引了他的目光。

  照片中的男孩穿着校服,站在操场上,高高的个子,但身材很匀称,上午的阳光从侧面打在他清爽的发型上和高高的的鼻梁上,形成阴影,他正对着镜头,露出好看的微笑。

  子默看了看上面的黑字标题:“第十一届秋季校级优秀学生评选结果。”

  子默又看了看照片下面的一行小字:“高二五班,洛言。”

  子默咀嚼着这个名字,洛言、洛言,感觉还蛮好听的,子默露出了和照片中一样的微笑。

  不知道等了多久,好像从下午等到了晚上,天都黑了的时候。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音走廊里传来,子默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门走进来的是一位身着连衣裙身材娇小的女老师,她笑容款款地看着子默,“你好,你就是子默吧!”

  “嗯嗯,老师,我是。”

  “不好意思,因为开会的关系,让你等这么久,我叫施晴,是高一二班班主任,也是你的班主任,你可以叫我施老师。”施老师伸出了手。

  “没关系的,施老师好。”子默连忙握住。

  “你先跟我回班吧!我给你安排一下座位。”

  “好的。”

  施老师走在前,子默跟在后面,跟着施老师七拐八拐走到一个玻璃栈道面前,这个栈道是学校花重金修起来的,在天黑时竟变幻着的七彩的光,在夜晚空旷的乡下异常醒目,竟成了美丽的一道风景。

  不过对于子默来说,却成了足以让他吓尿裤子的大难题,他有点恐高症。

  “怎么不走啊?”李老师站在栈道上向子默问道。

  “哦哦,马上过去。”子默咽了一口唾沫,咬了咬牙走上了栈道。

  一开始还行,子默机械地迈动双腿,并且高昂着头,努力不去往下看,结果走到了一半,栈道的七彩的灯光突然熄灭了一下,整个栈道就犹如玻璃试管一样透明,子默一惊,不觉看了看脚下,他看到下面灯火通明的世界距离自己十分遥远,停着的车看上去就和橡皮一样大小,子默感到一阵眩晕,瘫倒在栈道上。

  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到……

  子默感到意识模糊,也许这个栈道对别人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子默来说,就像是把他手脚捆住扔进水里,他看着自己一点点沉下去,水要把他窒息,可他无能为力,子默感到了一阵绝望.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