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就在他感觉到自己要眩晕过去的时候,一双温暖柔软的大手拉住了他,子默一惊,磁性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没事,别怕。”这句“别怕”唤醒了子默的意识,他感觉无边的黑暗里有了一丝丝光亮,他的心慢慢被温暖包裹,他清醒过来,那只大手开始一点一点拉着他站了起来,等站稳了以后,子默还是不敢睁开眼睛,那个声音又温柔地说:“跟我走。”子默顺从地点点头,迈开僵硬的双腿,就随着那双温暖柔软的大手走了,那只手就牵着自己一直走,一直走。

  不知走了多久,牵引的脚步停了,那双大手也松开了,大约过了一分钟,子默才把眼睛慢慢睁开,却发现自己早已走过栈道,而刚刚把自己带出困境的人,此刻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空荡荡的走廊和被风吹起来的窗帘。

  就在这时,走廊那段响起了一阵急促地高跟鞋的声音,子默定了定神,看到了施老师娇小的身影向自己飞奔而来,脚步匆匆,神色焦急,她气喘吁吁跑到子默面前,着急地问:“刚刚我看到你没跟上来,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你还好吧?”

  “没事的,施老师。”子默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

  施老师担心的看着子默的脸色,有点不放心地说:“真的没问题吗?要不今晚你直接去宿舍休息吧!”

  “真的没事的,施老师。”子默笑了起来。

  子默并非没事,他现在仍然心有余悸,站的也不是很稳,但是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没必要让老师知道了,一个是会让老师担心,二是自己也要面子啊!

  “那么,你就跟我回班吧!”施老师说道,子默点了点头。他们就并排往教室走去。

  到了教室,施老师拍了拍手说道,“同学们,今天咱们班来了个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好几十双眼睛看着他,子默又感到了一阵眩晕,还好老师及时安排座位了。

  “那你就暂时坐在……”

  “坐我这里,坐我这里。”角落里传出一阵欢快悦耳的声音。

  子默抬头看去,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女孩儿正冲着自己招手。

  就这样,子默成了秋枫的同桌。

  秋枫是一个非常大大咧咧的人,正如她的名字,秋天的枫叶,如火一般的颜色,火一般的热情,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充满光亮,长长的双马尾辫一甩一甩的,脸上经常洋溢着笑容,虽然长得不算是特别漂亮,但是给人感觉十分的精神。

  子默一坐下,秋枫就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子……子默。”

  “听老师说你是市里来的,怎么来这儿上学啊!”

  “市里的学校……没考上。”

  “哦,那你来这儿肯定得住校了。”

  “嗯,对呀!”

  “城市里是不是特别好玩”

  …………

  秋枫如连还珠一样的问题向子默袭来,子默有点招架不住,毕竟他是个内向的人,而秋枫这么自来熟,还真让他有点吃不消。

  子默是一个慢热的人,他觉得,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最残忍的惩罚不是冷漠,而是热情之后的冷漠,如何让一块坚硬的铁产生裂痕,不是拿锤子砸也不是用刀子刻,而是用火将他烧的通红之后,再浇上带着冰碴子的冷水,烧红了的铁就会冒着白烟发出痛苦的尖叫,从此,坚硬的铁上就有了裂痕,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人心。

  但子默完全把秋枫给想错了,秋枫并不是那种外热内冷的人,她是那种在火热的外表下,也有一颗真诚善良的心,仅仅几天,子默的心扉便被慢慢打开,他和秋枫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好到什么程度呢!如果子默是个女生,那肯定是在一起被窝里说悄悄话的好闺蜜,他们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的一大重要原因,也是因为他俩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看帅哥。

  如果说秋枫喜欢看帅哥那是正常的,那子默喜欢看帅哥多少有点让人起疑了,其实要解释很容易,复杂点的话,就是子默是个男生,但他喜欢的是英俊的男生,不是单纯的欣赏,而是和女生喜欢男生一样的那种喜欢,是会对那硬朗的五官产生遐想,会对那硬邦邦的肌肉会产生生理反应,并且被他保护,渴望和他浪漫约会的喜欢……

  而简单点的话,就是子默是个gay。

  周一例行的升旗仪式,天刚蒙蒙亮大家就在操场集合了,秋天的早上还是有些冷的,子默穿着刚刚发给他不久的宽松校服,抱着肩膀瑟瑟发抖。

  秋枫激动地对子默说,“我跟你说,一会儿给你看看我们学校的超级大校草。”

  子默的样子好像是没听到,不过眼睛却偷偷往台上瞟去。

  秋枫见了哈哈大笑起来,“花痴。”

  “你才花痴。”

  “你比我更花痴。”

  “你看到帅哥眼睛发直。”

  “你看到帅哥流口水。”

  …………

  在他们喋喋不休地争论着谁更花痴时,主席台顶上的大喇叭响起了悦耳的女声,“有请我们的学生代表,高二五班的洛言同学上台讲话。”

  洛言?子默一惊,“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子默思考着,“对了,刚刚入学时自己在行政办公室里看到的那本杂志,高二五班,洛言,校级优秀成员,对,就是他。”

  子默看到,在熙熙攘攘的人头里,有一个修长的身影登上了主席台,”随即底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子默有些激动地看着,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旁边的秋枫看到了就发出一声哼笑,“哼,刚刚还说我更花痴,结果人家一出来,你立马就拔不出眼来了。”

  主席台上的洛言清了清嗓子,长长的手指拿着发言稿,开始了演讲,他的声音低沉浑厚而且富有磁性,听到这个声音的人,应该都会如痴如醉把!子默心里想到,子默陶醉的同时,还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就像是在哪里听过,不,是肯定在哪里听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了。

  等到洛言演讲完时,底下又响起了雷鸣般掌声,并且夹杂着,“洛言学长好帅呀!”“洛言学长我男神。”“洛言学长帅爆了好吗?”等一系列让人脸红心跳的句子。

  也许是洛言的演说太出众,接下来的重要部分升国旗反而显得没那么重要了,鼓掌鼓地稀里哗啦,唱歌也唱得有气无力。就连秃头校长在上面情绪激昂的演讲也无法带动同学们的热情.

  “同学们,你们说对不对呀!”

  “对~”一片有气无力。

  “没吃饭吗?再说一遍,对不对。”校长有点生气了。

  “对~”得到的却仍然是一片有气无力的回答。

  ……

  等到升旗仪式结束时,秋枫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洛言学长的帅,子默不断地冲她翻白眼,等走到教室后,子默坐下感觉有什么不对,一掏裤兜发现自己的饭卡不见了,心想一定是刚刚丢到操场上了,看看钟表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就连忙向操场跑去。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