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不……我没有……你说过,嫌我脏,不会碰我的……”林尽染想到那一次后,傅墨寒后来对她说的话,焦急的说了出来。

  她不想在经历那一万,一点都不想了。

  傅墨寒捏着林尽染的下颚,粗粒的指腹按在了林尽染艳丽的红唇上,嗤笑一声,“呵,林尽染你还没认清自己的位置吗,你以为我娶你回来,只是将你放在这里?我告诉你,你只是我傅墨寒合理的发泄对象,直到我玩腻了你。”

  他笑的仿佛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魔,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随着傅墨寒的话音落下,林尽染本就白皙的脸色更是染上了一抹惨白,她挣扎着,不想让傅墨寒触碰到她,“不……不……不要……我不要.”

  殊不知,她的挣扎,只会让傅墨寒眼底的暗沉更为的深。

  他抓住她湿漉漉的长发,狠狠的咬在了她拒绝的樱唇上。

  漫长的折腾,让林尽染生不如死的瘫倒在早已冰冷的浴池中。

  相比于她身上红红紫紫的痕迹,狼狈不堪的模样,男人身上的西装革履似乎只沾染了稍许水渍和被抓留下的褶皱。

  傅墨寒恢复了冷清的黑眸瞧着,瘫倒在冰冷的水中,宛如失去了魂魄一般的女人。

  稍稍的蹙了蹙眉头。

  他即便是在最火气方刚的年纪,也不会随便的找女人发泄。

  一方面,他向来对这方面没有多大的感觉,另外一方面则父亲的原因,他更懂得约束行为。

  即便他和林若初交往时,也从未对林若初做过越轨的举动。

  这是他对对方的尊重,更是想对林若初负责的打算。

  都说女人第一次,在新婚时候才有意义,所以在林若初穿着暴露的衣服,企图勾引他的时候,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可是,面对林尽染,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现在,他都想要狠狠的将这个人揉进骨子里。

  傅墨寒将这一切归宗于禁欲久了,才会面对女人有这种反应。

  如果是若初,也许他会更疯狂。

  想到林若初,黑眸中所有的炽热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彻底的熄灭了。

  他看也不看林尽染,转身大步离开了浴室。

  林尽染一动也不想动,听着关门的声音,她紧紧的咬着唇,男人羞辱她的话,像是留声机一般,在耳畔回想着。

  “林尽染,你真贱...”她喃喃低语着,泪水肆意的滑落。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又被打开了。

  捏住一瓶药的傅墨寒看到依旧一动不动的林尽染,剑眉紧紧的蹙紧。

  林尽染抬起头,对傅墨寒去而复返,很是奇怪。

  当他走进,将药瓶扔在了她的怀中,声音沉沉道,“吃了它。”

  林尽染低垂下眼眸,白皙的手指拿起拿瓶药,看到上面醒目的三个字,避孕药。

  心口像是被扎了针一样的疼痛。

  那一次他也是这样,拿着药过来,逼着她吃下,告诉她休想怀了他的孩子,她不配。

  疼痛,似乎都已经麻木了,林尽染不等傅墨寒开口,颤抖着将药盒打开,倒出了两片白色的药片,仰头不用水直接吞了下去。

  全程,傅墨寒只是冷冷的盯着,直到林尽染吞下了药片,他不在停留,蓦地转身大步离开了浴室。

  泪水从林尽染的眼角溢出,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滴在了浴池中,捡起了小小的水花。

  她很累,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

  池水,越发的冰凉,让她的身体也逐渐的凉了下去。

  林尽染扶着浴缸的边缘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双腿颤抖的出了浴室,脚下一滑,“砰”的一声摔在了地方。

  庆幸的是,地上是她凌乱的的衣服和浴巾,多少缓冲了一些力道,可还是痛得她,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她咬紧牙关,扶着一旁的洗漱池,颤抖着站了起来,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离开了浴室,将自己摔在了床上。

  现在她又累又饿,又疼又难受。

  可是她知道,没有人会过来帮她的。

  妈妈说过,如果很难受,那就睡觉,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林尽染缓缓的合上了眼眸。

  醒来,林尽染头痛欲裂,昨天在凉了的水中,呆的时间太长了,外加头发并没吹干。

  林尽染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头重脚轻着。

  她清楚自己是生病了,最好是吃药后卧床休息,可从昨天到现在,滴米未进,又被傅墨寒折腾了那么久,胃早已饿的失去了知觉。

  林尽染费劲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想要喝一点水缓解一下干涩的口,清澈的眸子看向没有一滴水的杯子,抿了抿干涩的唇。

  以后,她就要习惯这样的生活了,比起失去母亲,她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吗?

  没有!

  下床后,林尽染感觉更不好了,头重脚轻的让她前行的脚步都显得有些趔趄。

  必须扶着墙壁才能稳住自己不跌倒,一路走过长长的走廊,她走到了楼梯口,伸手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步一步的挪下了楼。

  楼下,正有两位穿着佣人服的人正在交谈着什么,她的出现将两个人的视线引了过来。

  他们一动不动,只是看着林尽染费劲的扶着楼梯下楼,娇小苍白的容颜勉强的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请问,厨房在哪里?”

  “在那边。”一位看上去长相比较甜美的女佣,抬起手指着厨房的方向。

  她身旁另外短发的女孩似乎不太满意,长相甜美女佣这么快的回答,她轻蔑的瞧着林尽染,语气冷淡,“想要吃饭自己去做,这里不养白吃饭不干活的。”

  “小雨。”甜美女佣诧异的转向名为小雨的短发女佣,正欲说什么时。

  林尽染虚弱的声音,淡淡的作响了,“谢谢,我知道了。”

  她扶着楼梯,一步一步的挪到了楼底,手臂又撑着往厨房挪去。

  她身后的两个女佣彼此对视了一眼,甜美的女孩小声的说,“我们去帮帮她吧,她现在怎么也是太太。”

  “甜甜,你别给自己找麻烦,要不是她耍手段,少爷又怎么会娶她呢,现在少爷恨她都来不及,她要是识趣,就老老实实的,不然少爷有的是办法治她!”小雨冲着林尽染的背影说着,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传入到林尽染的耳朵中。

  她扬起一抹苦涩的笑,似乎早已预料一般,傅墨寒又怎么会让她做个享福的傅太太呢?

  恐怕已经想好了无数的手段折磨着她了吧,林尽染加油,只要一年,一年之后,你就可以自由了。

  厨房内,新鲜的蔬菜瓜果很多,让林尽染意外的是还有剩下的米饭,这倒是省了她很多事了。

  忍着全身的疼痛,迷迷糊糊的做了一碗炒米饭,她只吃了两口,再也吃不下去了。

  林尽染舍不得将米饭倒了,用保鲜膜包好了放到了冰箱的角落中,等下一次饿了的时候再吃。

  她离开厨房,往回走的时候,那两个人女佣已经不在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林尽染也不在意,回到了卧室里,她找不到药,干脆喝了一大杯热水后,躺下睡觉。

  期盼着睡着了,也许病会好了。

  然而事与愿违,身体越睡越累,越睡越醒不来,好几次林尽染想要清醒,感觉自己都像是被绳索困住,挣脱不开。

  她整个人烧得迷迷糊糊,却还有一丝丝的清明。

  她不会就这样死了吧,她死了,母亲要怎么办?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