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傅墨寒修长白皙的手指,贴在林尽染烧的通红的额头上,像是贴在了烧开的水面。

  他低声的狠狠咒骂一句,“该死!”

  她在发烧,似乎还很严重。

  傅墨寒低垂着眼眸,盯着林尽染痛苦的皱着秀气的眉头,她口中似乎在喃喃的说着什么,不甚清晰。

  如果她死了,那么他们的婚姻自然是作废了!

  他也可以等若初醒来,用一个自由的人的身份去爱若初了。

  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狠厉,也仅仅是稍纵即逝。

  他抄出口袋中的手机,熟练的拨通了一同电话,等到电话被接通,只说了几个字,“马上带着药箱来傅宅。”

  挂了电话,他扫了一眼床上依旧痛苦的女人,蓦然转身离开了卧室。

  他恨林尽染,恨不得她去死,可是他要让她活着。

  相比于死,有时候活着才是最痛苦的。

  傅墨寒电话叫过来的人,是傅宅的家庭医生陆黎明,陆黎明给林尽染测了温度,挂了水才去书房说明情况。

  爷爷和父亲都是傅宅的家庭医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业,再加上他和傅墨寒年龄相差不大,从小一起上学,因为对傅墨寒并没有其他人那么畏惧。

  陆黎明看到傅墨寒第一句话,就是埋怨,“怎么都烧成这么厉害,才让我过来。”

  “我不在这里。”傅墨寒面无表情道。

  陆黎明并不喜欢傅墨寒的态度,在这么说那个女人是他傅家认定的,也嫁给了他为妻,“那佣人呢,都不知道?”

  陆黎明的话很明白,林尽染之所以这样是傅墨寒默认的,否则身为傅家少夫人,又怎么会发了烧,一个佣人没有察觉,而是孤零零的躺在床上无人过问!

  “这是我傅家的事,还轮不到外人过问!”

  傅墨寒并未想去回答陆黎明的问题,实际上他清楚,这个女人发烧,似乎的确是因为他。

  可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不招惹他,她又怎么需要承担这些!

  陆黎明听罢,脸色立刻黑了下去。

  这小子,还是这样,不喜欢就用身份压人,行,他不问。

  “我已经给她打了针,挂了水,你让人去看着差不多一小时就可以拔了。

  然后将床头柜上的药冲了让她喝下去。明天她还没退烧,必须送医院了。”

  将该说的说完,陆黎明也不再停留,转身离开了书房离开了傅宅。

  傅墨寒紧紧蹙着眉头,让管家拍佣人去看着林尽染,管家将那名叫做甜甜的佣人喊醒了,让她去照顾林尽染。

  傅墨寒则一直在书房内处理公务,不知不觉中,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了。

  等他处理完手头的公务,也差不多过去一个小时左右了。

  傅墨寒想到卧室内的林尽染,剑眉微微一蹙,他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大步往卧室走去。

  轻声推开卧室的门,正好看到女佣正拿着冲好的药不知所措,看到他进来像是看到了救星,“少爷,太...林小姐,她喝不下去。”

  傅墨寒大步走的床边,漆黑的眼眸微微低垂看向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色依旧苍白,眉宇间的凝重舒展了稍许。

  没有血色的唇角,还残存着一缕药,似乎是刚才留下来。

  他坐在床边,伸手攥住她消瘦的肩膀,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冲女佣伸手,“给我。”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