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少辰。

  傅墨寒黑眸微微的眯了起来,如同冰冻的大地一般。

  嫁给了他,却心心念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贱!

  他看向林尽染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寒意。

  傅墨寒冷哼一声,侧眸瞧了一眼依旧站在一旁的女佣,冷声道,“你去休息吧。”

  “可是,林小姐...”甜甜有些担心,林尽染晚上没人守着,万一醒了怎么办。

  “她死不了。”

  傅墨寒蓦地转身,迈开长腿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须臾间离开了卧室内。

  甜甜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依旧熟睡的林尽染,并未关上床头灯,便离开了房间。

  傅墨寒走到了客房中,他现在丝毫没有睡意,迈步往阳台走去,抄出口袋中打火机拿在手中把玩。

  黑色的打火机,流线的设计,简单又时尚。

  他不抽烟的,之所以留着打火机,是因为这是若初送给他的。

  并不是贵重,但是心意在。

  傅墨寒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逐渐的陷入了沉思中。

  卧室内,林尽染幽幽的转醒了,她现在是又饿又渴,又累又乏。

  嘴里依旧残存着中药的味道,一天的时间,她似乎只喝了那些中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喝。

  她必须要先找点水喝,不然会被渴死的!

  林尽染费力的撑起了虚弱的身体,靠着床头看向了床头柜上,除了发光的台灯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又转向不远处的茶几,看到上面的壶之后,舔了舔干涩的唇。

  掀开了被褥下床,脚步虚浮的往茶几走去过,十几步的距离,走的林尽染气喘吁吁。

  她纤细的手指伸向了茶壶,清澈眼眸中是渴望的光芒。

  但很快眼眸中的光芒变成了暗沉,手中的水壶轻的过分,明显没有一滴水了。

  林尽染不甘心的舔了舔干涩的唇,无奈的放下了水壶。

  还是去楼下的厨房看看,也许在厨房中,会有水呢。

  这么想着林尽染尽量的撑起了身体,能扶墙扶着墙,能扶着扶手,扶着扶手。

  她脚步虚飘飘的走到了楼下,来到了厨房中。

  一进厨房,就闻到米粥香甜的味道,林尽染干瘪的肚子,立刻有了反应。

  她接着宽大玻璃外投射进来月光,走到了料理台前,灵敏的鼻子很快闻到了米粥放在的位置。

  林尽染迫不及待的开了砂锅,里面的粥还是温热的。

  这么晚了,这是给谁熬的?

  是给她吗?

  林尽染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是给她呢,傅墨寒巴不得她死掉了才好,又怎么会好心的让人给她熬粥。

  这是给傅墨寒的吧,她倘若吃了傅墨寒一定会发怒,可是相比于傅墨寒的发怒,总比真的饿死好。

  想通了之后,林尽染不在顾忌,找了勺子大快朵颐起来,站的累了,林尽染干脆抱着砂锅坐在了地上吃。

  直到一声冰冷的声音作响,“谁在厨房?”

  紧接着,“啪嗒。”一声厨房中的灯光亮了起来。

  穿着一身黑色浴袍,头发略有湿润的傅墨寒,站在了厨房门口,墨黑的眸子看向了厨房内。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