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叶微现在可是嫁给傅廷深了,当初他是怎么差点杀死老爷子的,我想大家都清楚吧,叶微嫁给他就是吃里扒外!老爷子是不可能给他们分财产的,赶紧开始吧!”秦雁荷冷声道。

  其他傅家的人也纷纷附和,“就是,叶微也不算是傅家的人,她不该出席吧!”

  陈律师皱了皱眉,始终不为所动,解释道,“还请各位冷静,我也只是按照傅老爷子的意思来办,遗嘱的内容和叶微小姐,傅廷深先生都有关系,请大家再等等。”

  这句话一落下,会议室里立刻就议论纷纷了,叶微出席本就不合规矩了,现在连傅廷深都要插一脚?

  傅廷深早年就被流放到国外,傅家可是从来都对他不闻不问,全当没了这个人的,现在竟然回来争家产?!

  秦雁荷才不信,老爷子相信叶微也就算了,可傅廷深又是怎么回事?要知道多一个人分家产,就意味着分到每一个人手里的财产就更少了!

  “我不相信,老爷子向来就讨厌傅廷深,还把他赶出了国,怎么会给他也分了财产!”秦雁荷情绪很激动,老爷子已经把银行密码给了叶微,现在要是把财产也分给了叶微和傅廷深,她以后还怎么在傅家站得住脚?

  越想越气,她精致的脸变得扭曲。

  陈律师依旧公事公办地开口,“抱歉,这的确是傅老爷子的意思。”

  “我也不相信,把遗嘱给我!”傅衍早就沉不住气了,他现在是恨极了傅廷深,抢了他心爱的女人!

  “傅衍,别胡闹!”傅钧沉沉地开口,挡住了傅衍。

  他现在是傅氏的总裁,执掌傅氏,也是家里除了秦雁荷最后话语权的人。

  其他的人顿时不敢出声,只是,对于傅廷深的到来,莫名地有些恐惧。

  他在八岁之后就被流放到了英国,却在老爷子离世前忽然回国,老爷子甚至让自己最宠爱的养孙女叶微嫁给了他,想想都觉得这其中不简单。

  战战兢兢之时,叶微和傅廷深终于到了,叶微倒是很有礼貌地和各位长辈问好,这是爷爷从小教给她的规矩。

  秦雁荷一看见傅廷深,怒得忍不住站起来,“你这个混账!还敢出现在这里,我看是微微心思单纯被你骗就算了,我们傅家的人可都知道你就是个神经病!老爷子可是一分一毫都不会把财产分给你!”秦雁荷是恨透了傅廷深,要不是她,她何至于到现在一个孩子都没有!

  傅家的人都以为是傅廷深在教唆叶微,在他们眼里,叶微向来是乖孩子,柔柔弱弱,不谙世故,又怎么会知道,她早就成长了。

  傅廷深才没有理会秦雁荷,看着她的眼神平寂无波,很多话他听习惯了,早就无动于衷。

  但叶微不是,自己的老公被这样怒骂,她心里就是觉得不舒服。

  “宣布遗嘱吧。”傅钧按住秦雁荷的手,示意她先冷静。

  叶微坐在傅廷深身边,她对于遗嘱的内容也是很好奇的,看着傅廷深,她下意识地安慰,“爷爷肯定会给你分点什么的,怎么说你都是他的儿子……”

  闻言,傅廷深皱了皱眉,对于傅家的财产他是一点都不感兴趣,这些年来,他早就暗中规划了许多事,他名下的个人财产,可以说一点都不比傅家的少,所以,何必稀罕呢?

  更何况,他也不觉得老爷子会给他留财产,他十分确定。

  “我和他没有关系。”傅廷深直接一句话冷冰冰地怼过来,吓得叶微颤了颤,立刻就乖乖闭嘴。

  傅廷深冷笑,若是真把他当儿子,会亲手把他送进精神病院?会把他丢到国外自生自灭?

  要不是老头子要死了,他还真记不起来自己是傅家的人,不过是个无关的身份罢了。

  “我觉得吧……”叶微皱着眉,“爷爷让我嫁给你,不就是信任你吗?”

  不然,爷爷怎么会真的让她嫁给一个神经病?

  “信任?”傅廷深的脸色越来越冷,“他只是想要我护着你,说到底,也只是为了你,而我在他眼里,从始至终只是可有可无的工具。”

  听着这话,叶微只觉得心里酸酸的,她想反驳,可又无法反驳。

  会议正式开始,陈律师开始宣布遗嘱。

  只是这之前,他忽地扭头看着傅廷深,“三少爷,傅老爷子的遗嘱内容和您是有关系的,请您一定要认真听完。”

  傅老爷子膝下有五个儿子,而傅廷深排在第三。

  闻言,傅廷深冷漠地勾了勾唇,并不放在心上。

  陈律师开始宣读遗嘱内容,现在先宣布关于傅氏的股份分配,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分给傅家的大少爷傅钧,再接着竟然是叶微,也是同样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剩下的股份,就平均分给傅家的其他人。

  而秦雁荷,是一点股份都没有,她早就沉不住气了,现在就是活生生地被叶微踩在了头上,偏偏对方还一副云淡风轻不在乎的样子。

  但现在她不敢发火,只能恨恨地瞪了眼叶微和傅廷深。

  傅钧对这个结果倒是没有异议,在他看来,叶微和他持有同等股份,对他是根本构不成威胁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接着宣布的便是老爷子的财产分配,也是一笔惊人的财产,倒是人人公平,只要是傅家的人,都能得到一部分,除了——傅廷深。

  从开始到现在,他似乎真的是毫无关系的人,老爷子的遗产他一星半点都没得到。

  叶微坐在他身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气场越来越冷,想来,他应该是有些生气的,可她也摸不透爷爷的意思了。

  “三叔。”她软软地喊了他一声,“爷爷肯定给你留了东西的。”

  不然,陈律师刚才为什么一定要叮嘱他留下。

  “你觉得我在乎?”傅廷深始终淡漠着一张俊脸。

  叶微叹了口气,其实她和傅廷深结婚了,她的也就是他的啊。

  她本来就对这些财产没有过多的憧憬,能够被傅家收养,已经是最幸运的了,她还奢望什么呢?

  她只想以后的日子简简单单就够了,至于争权夺利,真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