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爷爷把财产分了给我,也就是分了给你。”叶微说着。

  闻言,傅廷深眼色变了变,叶微的话,是让他触动的。

  从小到大,从没有人体会过他的心情,他早就习惯了被漠视,被羞辱。

  可现在,他明显听得出这是叶微的安慰,而且是真心的。

  “他留给你的,就是你的。”他淡声道。

  陈律师看了眼傅廷深,见他没有要离开,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他继续宣布傅家几个兄弟在傅氏的职位变动,而董事长这个位置,还处于空置状态。

  会议室众人都在消化这一消息,而陈律师也走到了傅廷深身边。

  “三少,这份单独的遗嘱,是老爷子给您的。”

  坐在对面的叶慧月听到这话,立刻就站起来,眯起眼道,“老爷子有什么遗嘱是不能当众宣布的?陈律师,你该不会假公济私吧?”

  “秦小姐,这份遗嘱和傅老爷子的财产继承无关,只和三少爷有关系。”陈律师解释。

  可秦雁荷才不听,义正言辞地道,“他早就不是傅家的人了,傅家的事,老爷子的事都和他没关系,陈律师,你别搞错了!”

  傅家的人早就利欲熏心,亲情和利益,自然是利益更重要。

  一直安静的傅廷深凉薄地勾了勾唇,把遗嘱递回给陈律师,“既然她想听,你就大声地说出来。”

  陈律师愣了愣,也只能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布这份遗嘱的内容。

  傅家众人脸色各异。

  傅老爷子竟然要让傅廷深的母亲潘琴的坟墓迁到傅家的祖坟,两人合葬在一起!

  当年,老爷子的第一任妻子生下了两个儿子,傅钧和傅卫东,而之后老爷子和第一任离婚,遇见了潘琴,两人相爱,生下了傅廷深,只是后来潘琴却跳楼自杀。

  再之后便是秦雁荷,但她始终没有生下来一个孩子,而她早年更是被传言是小三上位,不过是一个卑鄙的女人罢了。

  傅廷深听完这份遗嘱的内容,只觉得讽刺极了,他的母亲离世多年,老爷子从未念想过她,反而和秦雁荷好上,把他驱逐。

  现在算什么?施舍吗?

  他相信母亲也不会稀罕的!

  “是他不配和我妈葬在一起!我不答应!”傅廷深脸色极冷,周身的气场阴鸷的可怕。

  陈律师皱眉,做最后的努力劝道,“三少爷,这也是老爷子的意愿,请您答应他吧。”

  人死了,还有什么是跨不过去的。

  只是,傅廷深就是跨不过去。

  他永远忘不了母亲在他面前从四十八层高楼跳下去,那么悲恸,那么绝望!

  这一切都是他那个该死的父亲造的孽!

  在座的众人全都脸色各异,没想到多年后潘琴这个名字再度被提起,却是如此的分量重。

  傅廷深早就收敛好自己的情绪,忽然扭头问叶微,“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

  “嗯?”叶微皱眉,旋即想起自己安慰傅廷深的话,点了点头。

  “好,等会不要开口,都交给我。”他沉声道,便是面对着大家。

  而他的手,竟是在桌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握住了她。

  如电流般酥酥麻麻地窜过,叶微一颤,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三叔怎么忽然握住她了,害得她莫名地紧张……

  只是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又觉得他是那么地让她安心……

  这种感觉让叶微有种见鬼的错觉……

  他叫住了要离开的陈律师,“叶微名下的股份,请您都转移到我的名下。”

  他话音刚落,不少人都坐不住了。

  傅衍更是怒得拍桌,“傅廷深,你以为你是谁?你竟然敢抢了微微的股份,那都是微微应得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傅廷深淡漠地看着他,“我是微微的丈夫,她同意,我就有权这样处理。”

  叶微的身子靠向傅廷深,两人似乎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强气场。

  看得傅衍是怒火攻心,真想把叶微就抢到自己身边!

  要是她嫁给了自己,那现在她的股份都是他的了!

  他是懊恼不已!

  秦雁荷也坐不住了,阴狠地看着叶微,“微微,你还真是让奶奶失望!我们傅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回报你爷爷的?把他的财产都转给一个外人,你还真是要造反了!你给我回傅家去,我不准你再和傅廷深一起!”

  叶微皱了皱眉,暗暗地捏了捏掌心,“奶奶,三叔不是外人,就算傅家曾经放弃了他,但现在我嫁给了他,我还是傅家的人,他就也是傅家的人,更何况,我和三叔结婚,也是爷爷同意的,你要是不允许,可就是违背了爷爷的遗愿了。”

  这话一出,秦雁荷更是暴怒,一气之下拿起旁边的包包就砸向叶微,“你说的什么混账话!你爷爷生前就是被他给骗了,才会想起潘琴那个贱女人!他回来就是要利用你来报复我们傅家的!你这猪脑子,给我醒一醒!”

  叶微没有躲开,反而是旁边的傅廷深手一样,硬质的皮包砸向了他的手臂,他眉都没皱一下。

  叶微一惊,立刻就拉住他的手,有些担心,但面对秦雁荷的咄咄逼人,她顿了顿,忽地狡黠一笑,转身抱住了傅廷深,柔柔地道,“三叔,我想了想,要不我的财产也都转给你吧,我想这也是爷爷的意思。”

  秦雁荷顿时瞪大了眼,“叶微,你给我住嘴!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叶微皱眉,自从爷爷离世之后,她看尽了奶奶和傅家其他人为了争夺财产那副丑陋的嘴脸,只觉得讨厌极了。

  但脸上依旧是浅笑温柔的表情,“奶奶,我想的很清楚,三叔是爷爷的儿子,更是我的丈夫,我的财产本就是他的,在谁手里都一样。”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现在的秦雁荷就像是疯了一样,她分的东西本来就少了,现在要是都落在傅廷深手上,她怎么可能甘心!

  她在傅家的地位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外人?

  这要是传出去了,她以后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不行?”傅廷深冷笑了声,眉眼间的阴鸷弥漫,“那可由不得你。”

  话落,他的助理秦逸走进来,接过陈律师手上的电脑,没多久,大屏幕上便出现了一张清晰的照片。

  是傅老爷子和潘琴的结婚证!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