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之前看过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最近阅读记录

  茶晓晓站在酒吧某高级包厢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酒吧里嘈杂的声音都被屏蔽在耳朵外。

  手扶在门把上,僵直了好半晌才缓缓推门进去。

  今夜,她要为了钱,卖身给房间里的那个男人。

  房间里的灯光昏黄,但能看到宽大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茶晓晓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床边走去。

  床上的男人喝了酒,但没有完全醉过去,察觉到有脚步声,睁开了眼睛,沉声问道,“是谁?”

  茶晓晓没有说话,这种情况下,不必多言。

  昏黄的灯光下能瞧见他那张精致的无可挑剔的面容,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英挺的剑眉下是一双细长深邃的眸子,仿佛有着勾魂摄魄般的魔力,一不小心就要看的入神,高挺的鼻梁,薄而性感的嘴唇。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仿佛是上天最得意的杰作。

  茶晓晓怕自己会退缩,于是给自己先服了药,这会儿药效已经发作了。漂亮的脸蛋现在已经变得通红,身子都在颤抖。

  弯下僵直的腰,缓缓伸手要去解他的衬衫扣子,却被男人个抓住了手。

  “女人,就这么急么?”他勾起一丝坏坏的笑,看的茶晓晓心神一荡。

  茶晓晓体内的燥热在叫嚣着,而他的手却是冰凉,这一握,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更多。

  男人察觉了她的异样,挑了挑眉头,露出一丝笑意,抱过她的身体,将她压在身下。

  因为药效的关系,茶晓晓胸口起伏剧烈,看的他口干舌燥。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低沉的声音低沉而又黯哑。

  “茶,茶晓晓……”茶晓晓努力的找回意识,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记住我的名字,时西泽。”他温热的气息尽数喷在了茶晓晓的脖子上,更是叫她身子一颤,双手忍不住勾上那个男人的脖子。

  “时西泽,我想要……”茶晓晓模糊的唤着,已然意识不清。

  ……

  翌日醒来的时候,浑身的酸痛在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羞耻的一切。

  听说女人的第一次都会很痛,但没想到,会这么痛。动一下全身都散了架似的。

  “嘶——”

  时西泽已经醒来,坐在了沙发上,黑色的衬衫配着黑色的裤子,衬得他身形更加的削瘦。修长而又显得苍白的手上夹了一根烟,有烟雾从他的嘴里吐出,淡薄的烟雾缭绕着他俊美的脸颊,平添了几分神秘之感。

  屋内弥漫这淡淡的烟味,茶晓晓轻咳了一声,浑身酸痛的一点都不想起,但也不能一直躺在这里。

  舅舅还等着她拿钱救命。

  茶晓晓伸手去捡地上凌乱的衣服,却发现自己的衣服昨晚被弄坏了,窘迫不已。

  “那个,能不能,借给我一件衣服?”茶晓晓很小心翼翼的问道。

  时西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吐出最后一口烟,烟雾在空中打了个圈,然后渐渐消逝掉。

  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衣柜前,从里边拿出来一件黑色的衬衫,扔给了茶晓晓。

  “谢谢。”茶晓晓道了一声谢。

  穿好衣裳之后,茶晓晓踌躇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钱呢?”茶晓晓直截了当的问道,反正提前说好了,没必要拐弯抹角。

  “什么钱?”时西泽挑眉,他虽然有钱,但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胆大敢直接跟他要钱。

  “就是,就是……”茶晓晓没想到他竟然装傻,一时张口结舌。

  时西泽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着急的模样,“就是什么?”

  “就是,昨晚的事……”茶晓晓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接下来的话,她实在羞于启齿。

  “昨晚?”时西泽疑惑,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弥漫开一丝笑意,揽住她的腰肢,将她圈进怀里来,“昨晚你可没说要钱啊?”

  这个女人,昨天趁着自己喝醉爬到自己床上来,现在竟然找她要钱,难道是诈骗?竟然骗到他时西泽头上来,胆子也真的大。

  “不是都说好了吗?昨天我舅妈联系的你,说事后给我二十万!”茶晓晓听到她这么说就急了,怒瞪着他。

  这笔钱她是要用来给舅舅治病的,没有钱,舅舅就得死,这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

  时西泽目光微沉。他很确定他没有和任何人谈过这样一笔“交易”,看来,真的是诈骗来了。

  “女人,想要钱可没那么容易。”时西泽冰凉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劈在了茶晓晓的心上。

  竟然,反悔了?

  茶晓晓又急又怒,没想到遇上了个流氓,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问道,“那怎样你才肯给钱?”

  时西泽也不知是为何,突然想要戏耍她,想了片刻才说道,“最近酒吧里缺人手,不如你去做个陪酒小姐?”

  什么?要她做陪酒小姐?

  看到茶晓晓略有几分犹豫,时西泽挑起了她的下巴,“怎么,不要钱了?”

  呵呵,看来不是一个很专业的骗子嘛。

  “好!”茶晓晓握紧了拳头,简单的一个字掷地有声,倒是让时西泽的眼神微微一冷。没想到这个女人为了钱还真是豁得出去。

写书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若看读书  每天领取若看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